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> 科学前沿 >>

科学家们的“野外”新年有何不一般

时间:2019-02-07 16:5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导语: 中国云南的热带雨林 伊犁河谷巩乃斯河畔的天山积雪 青藏高原北麓河的冻土 三亚最南端的珊瑚礁......在中国广袤无垠的海陆国土上,有着一些特殊的地区,这里风光迤逦兼具艰苦险恶,同时更是蕴含着科学资源的富矿。农历己亥猪年,当万家灯火 阖家欢乐之

导语:

中国云南的热带雨林、伊犁河谷巩乃斯河畔的天山积雪、青藏高原北麓河的冻土、三亚最南端的珊瑚礁......在中国广袤无垠的海陆国土上,有着一些特殊的地区,这里风光迤逦兼具艰苦险恶,同时更是蕴含着科学资源的“富矿”。农历己亥猪年,当万家灯火、阖家欢乐之时,这里的科研工作者们此刻正在录数据、查设备、做研究,坚守在平凡又特殊的工作岗位上,守护着这片“野外”家园。他们的新年有什么不一样?这个春节,请跟随本报记者的笔触和镜头,一起走近野外台站里科学守望者“不一样”的新年。

热带雨林的守望者

本报见习记者 韩扬眉

2月4日,除夕,万家灯火。云南西双版纳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(简称版纳生态站)高级工程师陈辉独自值守在野外工作站中,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新年,守望着这片绿洲。

鸟语蝉鸣、万木葱茏,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勐腊县的版纳生态站补蚌工作站,距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仅200米。自从上世纪70年代,植物学家、中科院版纳植物园创始人兼首任园长蔡希陶在补蚌村考察时,发现了热带雨林的代表性树种——龙脑香科的望天树,这里便成了中国首先被世界公认的热带雨林,也是地球北纬21度最为珍贵的一片绿洲。

今年是陈辉第一次在站上过春节,大年三十之夜,他通过视频与家人一起“跨年”。“这里网络还是很好的,打开视频就可以与家人通话;这里距离哈尼族村寨很近,我也入乡随俗,没有吃饺子,跟大家一起吃米饭。”陈辉笑着说,“在勐仑片区,版纳站的张文富及黄继梅两位同事也没有回家,坚守站里的综合气象场并且维护自动监测设备”。

目前,版纳生态站的水文、土壤、气象和二氧化碳通量等数据信息观测基本实现自动化。除了常规的数据记录、设备巡视等工作外,陈辉趁着这一难得“清净”的机会,为研究收集数据。他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,从中国云南至湄公河一带的热带雨林山区,长期存在着一种特殊又普遍的“刀耕火种”生产活动,“事实上,人类可能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大规模塑造着大地,而非从现在才开始,只是近几十年来速度越来越快了。由于过去一些少数民族没有留下文字,我们对很多信息不了解,那么像‘刀耕火种’这种生产活动对于森林生态系统到底有怎样的影响,是我们想要研究的。”

对于新的一年,陈辉希望系统地把这项研究做下去,同时将正在进行地研究工作持续下去,取得一个“完美收官”。

这个春节,我来陪着珊瑚“宝宝”

本报见习记者 韩扬眉

“春节期间,我们一般会安排值班表,有专人值班,今年我刚好在站上嘛,就让大家都回家过年,不需要在这里值班了。”这个春节,海南三亚海洋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(简称海南三亚站)研究员黄晖第一次与家人在工作岗位上过年。

依托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,海南三亚站位于海南省三亚市最南端的鹿回头半岛,承担着热带海湾生态系统基本要素和基础数据的长期定位观测、研究及其资源可持续利用示范三大功能。

其中,我国唯一的热带海洋临海生物实验站——中科院海南热带海洋生物实验站设在濒临珊瑚礁红树林海区。担任着站长一职的黄晖表示,“我们做珊瑚研究的,真正的一线科学研究都是在三亚和南海岛礁进行的。”

海南三亚站野外实验观测仪器设备高超精良,已经部分实现自动化。“春节期间的工作一如既往,我们在实验室里养了很多珊瑚,砗磲和海龟等海洋动物,需要人工定时换水、时不时地巡视检查设备运转情况,确保不出现故障。”黄晖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。

除夕,黄晖完成了一系列巡视的“规定动作”,确保珊瑚“宝宝”们以及仪器设备一切正常后,与家人一起包饺子、看春晚,迎接己亥猪年的到来。

黄晖及其团队20年来致力于珊瑚生物学与珊瑚礁生态学研究,研究成果引领了珊瑚礁修复技术研发,为珊瑚礁生态学研究领域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“扎扎实实地把想做的事情,继续做下去。”谈及新年愿望,黄晖如是说。

 
    作者:佚名 来源:未知
  • 奇闻趣事(129179.com) ©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湘ICP备140041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