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> 社会百态 >>

4.6亿巨资杀入 濒死的长生生物涨停!谁在搏命救它?

时间:2018-08-31 19:0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什么?长生生物涨停了! 在被多家基金将估值调整为0元之后,长生生物(现ST长生,002680,SZ)在3.11元的位置,结束了漫长的跌停之路至此之前,其已连续32次跌停,创下A股连续跌停纪录。 9:30开盘,长生生物还被死死钉在跌停板上,但在9:30分~9:54分这段时间

什么?长生生物涨停了!

在被多家基金将估值调整为0元之后,长生生物(现“ST长生”,002680,SZ)在3.11元的位置,结束了漫长的跌停之路——至此之前,其已连续32次跌停,创下A股连续跌停纪录。

9:30开盘,长生生物还被死死钉在跌停板上,但在9:30分~9:54分这段时间,买盘相比往日有了明显提升。到9:54分,突然涌出多达3930万股的买盘,将长生生物从跌停板直线拉起;短短两分钟后,长生生物完成了“地天板”的转换。

虽然盘中长生生物多次打开涨停,但仍有不断涌入的资金将其推升至涨停位。直至收盘,其股价仍维持在涨停板的位置,即3.43元;而在买一的位置,有770万股买盘等待成交。今天上午,长生生物就成交了4.6亿元,换手高达35.39%。

如果说连续跌停是一个死结,那么在今天神奇的“地天板”之后,勒在长生生物脖子上的这根死结终于被解开,这将深刻影响上市公司相关利益方的命运——无论是公众股东(散户+机构投资者),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高俊芳及其家族,3年前借壳的交易对象,还是给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出借6.3亿元巨款的兴业证券。

他们的命运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?又是谁在“刀口舔血”,花费4.6亿巨资拉抬长生生物?

公众股东:平均亏损53万元,最多可能亏1.5亿

今日上午,长生生物成交额高达4.6亿元,换手高达35.39%——这意味着,2.5万长生生物股东结束了噩梦,可以套现离场。

不过他们“赎身”的代价是惨重的,按照其跌停前24元左右的价格计算,长生生物市值蒸发了205亿元,蒸发比率高达86%。即便剔除高俊芳家族的持股,股民平均损失也高达53万元。

其中,一些大户可能损失尤其惨重。

比如一位名叫“杨红”的大户,在2017年一季度买入长生生物616.8万股,到今年一季度又加仓740万股,其持股总数达到1312万股,粗略计算其动用的总成本大概在2亿元。如果Ta没有在7月13日之前减持(之后长生生物连续跌停),其损失数额将高达1.5亿元左右——这得累坏多少台印钞机?

还有一位叫张敏的大户,今年一季度买入长生生物662万股,总成本大约9900万元,若Ta在二季度同样没有减持,其损失额为7600万元左右。

其实,和杨红、张敏一样,在今年上半年买入长生生物的股民不少,因为这一区间是长生生物的高光时刻。从2月中旬到5月11日的最高价29.99元,长生生物累计涨幅高达145%。其股东户数也随之水涨船高:2017年年底是2.1万户,到今年7月10日已经增加至2.5万户。

但也有幸运儿。比如曾经持有长生生物6.77%股权的曲水卓瑞瑞创业投资合伙企业,在4月19日至7月9日期间,通过大宗交易累计减持了该1723万股,减持比例为1.77%;减持区间处于18.7元至22.5元之间,累计套现约3.5亿元,成功躲开地雷。

连带入坑的“商业伙伴”:损失至少10亿

虽然散户的遭遇很悲伤,但最悲伤的故事还另有其人。

众所周知,长生生物是在2015年通过借壳黄海机械而快速上市的,而当时黄海机械的实际控制人为虞臣潘、刘良文二人(合计持股68.25%)。在完成借壳上市的常规动作后,虞、刘二人变成了长生生物的股东,分别持有4012万股、3910万股;而在2016年的一次股权拆分后,两人所持股份翻倍至8024万股、7820万股。

尽管虞、刘二人完全可以在长生生物借壳上市股价大涨后减持(两人均是无限售条件股),且在最高位减持的话,合计套现金额为47.5亿元。或许是长生生物一路高歌猛进的股价激励了他们,两人一股都没有卖,并一直持股到今年7月13日长生生物暴跌之前。而按照最新股价计算,两人的47.5亿元账面财富,已经只剩下5.4亿元。

    作者:佚名 来源:未知
  • 奇闻趣事(129179.com) ©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湘ICP备14004188号-2